沈阳

沈阳

  “三爷言重了,”老者说,“还是法租界医院外的那一桩旧案,三月里的事。”独有傅侗文替侗汌看懂了,灵堂里的挽联被搬出去焚烧时,他亲手把那幅取下来,放在侗汌的怀里。这悲欢哀怨,他竟和一个不相熟的女孩子有了共鸣。

  傅侗文把一叠纸张整理妥当,收入文件袋子里,立身在床畔,望了沈奚一样后,问父亲:“这位沈医生很想参与父亲的手术,父亲以为如何?”每一次道别可能都是最后一面。沈奚的心空出来一大块,发慌,不由自主地摇头。

阅读次数: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